Hope We Never Getiing Old

嘿,很高兴你找到了这里,这里是FranzKafka Yu的个人Blog,是属于我个人的自留地。

时间回到1995年,我出生在中国大陆的一个小乡村里。那一年,计划生育仍作为一项基本国策在执行。而我的父亲母亲都是很普通的农民,为了躲避计生工作人员上门追缴罚款,同时也为了更好的生计,我被他们带到了浙江的大城市里。他们一边工作,一边养育我。

直到六岁那年,我到了该上学的年纪。那一年,我的父亲母亲托与他们同在浙江务工的亲戚,将我带回了我的家乡——重庆。

那一年,是我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见到了我的外婆,我的哥哥,我的舅舅还有我的爷爷与奶奶。

外婆很疼我,到家的第一顿饭,她特意为我煮了鸡蛋面。那时候的我不懂事,不喜欢吃,那一碗面我一口也没吃掉。在很多年后,当我回忆起这样一个时刻,我仍旧会忍不住想要流眼泪,因为我的外婆已经永远地离我而去了。

我有一个很普通的家庭,我的父亲母亲文化程度不高,但是他们与这世间上所有的父母一样,尽可能地为我、为我的哥哥提供了最好的资源。我的哥哥与我,从小到大也没有让他们失望过。在我初三那年,我哥考入了哈尔滨工业大学,三年后,我则考入了吉林大学。与我哥哥一样,我总是梦想着追逐远方。

我热爱文学,喜欢加西亚·马尔克斯的《百年孤独》,喜欢弗兰茨卡夫卡的故事,那种将自我与现实充分隔离开的能力。我喜欢王小波,渴望遇见陈清扬、红拂这样的女子,我始终相信——人生下来就是要创造美的。我爱玛格丽特·杜拉斯的《情人》,为她那些深情的句子而着迷。我爱艾丽丝·门罗,她的笔下是我们平凡生活最美、最温柔的真实写照,我还爱着罗贝托·波拉尼奥,他有着永无止境的想象力,每个故事的结尾都让人意难平。

我爱这世间所有的一切,曾觉得自己无法承受这世界的美丽。

当然,作为一个理科生,我也知道这世界藏满了黑暗。阴谋论、成功学,人们贩卖焦虑,科技改变人的生活方式,让人成瘾,唯有投喂二进制数据方能稍作缓解。好像这个纷杂的世界,人人都在热衷于表达,聒噪地表达自己的欲望。

为了逃离这些,我把自己埋进文字的世界。我写了一些情书,也写一些小说,同时也写写代码,企图为那些有需要的人创造一些很有意义的东西。这也是这个博客的意义。

在这里,你可以阅读我个人写作的内容,可以享受一下音乐,也可以找到你所需要的一些教程与个人心得。

人生苦短,希望诸位始终热爱生活。

个人社交账号

微信

微信公众号

留下评论

zh_CN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