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你跳一支舞

每当我在夜里打捞自己一次,就恨不得自己是一具无头水尸,而你捞起月亮,我的面目就成为最后一阵消逝的水波。它闪亮而刻画出的每一丝细节,都会藏进你的眼眸里。
Views: 118
2 0
Read Time:36 Second
Honey Sea

亲爱的W:

每当我在夜里打捞自己一次,就恨不得自己是一具无头水尸,而你捞起月亮,我的面目就成为最后一阵消逝的水波。它闪亮而刻画出的每一丝细节,都会藏进你的眼眸里。

在一个等待霜降的早晨,急转而下的气温形成密不透风的结界,冷锋轰炸我们所在的城市,制造出肉眼可见的剖面。我忍不住想要问你,最近的你还好吗,工作又是否顺利,在等待公交或者轻轨的片刻,你在备忘录里写下的诸多事项会不会加剧我们的老去。在一切都无从得知的情况下,我的脑细胞已经构建好了回路,即便没有任何有效回馈,精密结构体激发出的情节仍能完成这自问自答。它们意味着一种向上的祝愿,一种属于我个人的、不被窥探的秘密。若一切都还无恙,希望你不要感冒。

亲爱的,漫长的冬季即将来临,体内长期积累的安全感足以让我度过这段冬眠期。与此相对应的是,一些膨胀的、充盈的情绪正在生发,让人想要抓住夏天的最后一点剩余。我想起小时候,我们在夏日里捉红蜻蜓。它们短暂地停留在路边草丛的枝叶上,层层复眼像是写满好奇的复读机。我们从背后捉住了它,迅猛而准确。可是长大以后,这样的游戏不复存在了。一座座高楼挺起,而掩盖大地贫瘠本身的那一抹绿已然不再,捉蜻蜓的人也不在了。

我曾以为自己是个不安于现状的人,我的血液里流淌着暴动因子。在自我构建的世界面前,它们乐于打碎玻璃,将绽放的火花装进漂流瓶,送给下一个接力者一堆碎屑。事实上我无意于传递任何讯息,我只是想要简单地、自由地走过这段路。在生命的路标划定轨迹之前,我仍想将我们的版图重置,构造出一块儿重叠区,这种人为制造的努力会使人感到平息。

在一个抛弃工作的夜晚,我与朋友们分席入座,用辛辣鲜香解救各自压抑的食欲。回去的时候,我坐在廉价三轮车上,底下的发动机轰鸣不断,空气中时有金桂的清香。在我的周遭,工业文明带来的绚烂灯光照亮我的脸庞。风从我的面孔上远去,我只觉得生活很美好。这一生,且不论结局怎样,无论爱我的与所爱的,都不要再计较得失,我们要在路上,在路上就好。

亲爱的,我抽空回到了曾经赋予我野蛮生长的小镇,与朋友们一起重游故地。在那条狭长的老街,仍旧充斥着占卜、手相与保健品叫卖的小贩。人们花上一些时间,在此将过往买醉,以期获得生活的慰藉、对不幸的某种解释,乃至于对未来的半信半疑。一条横幅上写着,来自喜马拉雅山的秘制藏药,附图是一张模糊不清的东非草原雄狮,一幅瞪羚羊角被摆放一旁。小镇为此种不真实提供温室与滋养,而人们却被虚无的命运所牵连。庸碌尽使人怠惰,开出永不过季的花。色彩是永恒的,味道却不见了。

亲爱的,抛去任何伟大的设想,我们的一生,都将终于此地。我很难想像关于我们老去的日子,我们老去的容颜,我们不再灵活的肢体,我们会变成一群毫无生气的人吗。这很难讲,在时光带我们脱离现实以前,我们面面相觑,我们做不到任何考量,而使它成为不可能的,只有那仅剩的万分之一。

亲爱的,在生硬的现实将一切击碎之前,趁着我们交织的故事线还未走向终点,让我说上一句情话吧:爱你,以及与你的唯一。

祝你耳根发热,祝你打喷嚏,祝你梦见丘比特的咒语。

—END—

图片素材源于互联网

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

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我

个人微信公众号

语如鲸落

Happy
Happy
100 %
Sad
Sad
0 %
Excited
Excited
0 %
Sleepy
Sleepy
0 %
Angry
Angry
0 %
Surprise
Surprise
0 %
默认图片
FranzKafka95
极客,文学爱好者。如果你也喜欢我,那你大可不必害羞。
文章: 45

留下评论

zh_CN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