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你,是魔术师手中最后的谜底

时隔九月,我们漫长的对话几近中断。我为你而积攒的情绪,在每日琐碎中抽丝、剥离,为一道月球偏离轨道而带来的潮汐所打湿,最终它们都将汇聚在你的眼眸里。
Views: 209
2 0
Read Time:42 Second
The fin. -Night Time

亲爱的W:

时隔九月,我们漫长的对话几近中断。我为你而积攒的情绪,在每日琐碎中抽丝、剥离,为一道月球偏离轨道而带来的潮汐所打湿,最终它们都将汇聚在你的眼眸里。

整个夏天,我在冰箱夹层里冻了脆西瓜,一听菠萝啤,放在最底层的应季时蔬被冻得粘作一团。打扫它们尸体的时候,我常常有种人间裹尸何归处的错觉。因为懒惰,我还是没有办法在一个人的情况下拾掇起锅勺。不瞒你讲,有时候食物的热气是熔炉,层层淬炼出人间烟火。而在某些时刻,这一团团热气里包裹的,只是尚未探清的人生迷雾。

有整整九个月没有写任何东西,于我而言,是一晌贪欢得来的闲适。抛去对生活、对自我的思考,人生陷入被准确计量的时分秒,精密机械的构造足以支撑我们追逐着每一个人生的重大时刻。不过,我想我们无法时刻拥有见证彼此的幸运,我们唯一能做的,是祈祷,是努力奔跑,为再见时的寒暄增添一些难得的名词解释。

毫不相瞒,最近的我是懒惰的,而这份懒惰正在蔓延吞噬着我。我不再像往常那样追逐着书里所描写的一切。关于人生,我一直有着自己的理解与心得,有时它们使我陷入生活的对立面。好像到一定年纪,人们谈论的是应该做的事而不再是想做的事。那么你呢,在这短短的二十多年里,我们都成长为一名坚韧而独立的前行者,你的人生地图里还有多少边界等待发掘?

亲爱的,我很清楚自己的病症所在。无意于安定,因追求自由而洒脱。凡此种种,一度让我失去许多。我想世人皆明白,付出与获得,本就是跷跷板上厚此薄彼的平衡游戏,是我们远离地心的一次跳跃,是圭臬也是敝屣。两年以前,我看王小波、看杜拉斯,为那些美妙的词句而心颤,为人类所具有的巨大创造力而叹息。两年以后,我更钟情于波拉尼奥与艾丽丝门罗。一些平淡的、随处可见的场景,一些点睛之笔,一顿热腾腾的饭菜,在清理室内垃圾后一切又归于整洁的气息。

亲爱的W,很久以前我曾想过,如果我放弃阅读,放弃这些文字会是怎样。这九个月来,我曾间歇性地尝试过,将书本摆放归整至书柜,将翻折的一页抹平痕迹,删掉Word文档中那些未完成的故事与字句。不可否认,放弃类似于清理,一阵断舍离后的酣畅淋漓。不过这样的惬意并未能长久,在我的内心深处,仍有一些倔强的想法存在,它们带来夏日的阵雨,还有秋高气爽时藏匿的积雨云。它们召唤我体内不断迸发的生机,打破它、拥抱它并掌握它,而后枯萎凋谢,形成轮回。只是一瞬间,却足以证明我们真实的存在——是不断逼近又无限重复的莱布尼茨定律,是魔术师表演中揭晓的最后谜底。

我想我们也曾接近过真相,有关于个体生命存在的意义,关于人类世界未来的走向。在我的世界观体系内,人类不可避免会自毁于瘟疫、战火、猜忌与背离。要让我相信共产主义已是不可能的事,也许这样的想法有失偏颇。在社会学家与政治家眼里,个体追求必然站在社会资源的对立面,我们要在何处建立人人都可实现自我价值的美好新世界。

亲爱的W,以上的话题过于宏大,也许我们该换些具体的来。比如:你最近的工作是否顺心,你的父母是否对你的个人生活产生担忧以至于旁敲侧击,在购物节来临的那个晚上,你是否也还在为付尾款而熬夜等待。要为工作再尽力一些,为父母多思考一些,为自己再生活得更精致一些,脚踏实地。此刻,我愿成为躺在你联系人列表中的某一具,尽管我苍白的头像不再具备发起对话的可能性,可我依然祝福你。

祝你好,祝你变成小可爱,与每一只松鼠成为朋友。

—END—

图片素材源于互联网

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

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我

个人微信公众号

语如鲸落

Happy
Happy
0 %
Sad
Sad
0 %
Excited
Excited
0 %
Sleepy
Sleepy
0 %
Angry
Angry
0 %
Surprise
Surprise
0 %
默认图片
FranzKafka95
极客,文学爱好者。如果你也喜欢我,那你大可不必害羞。
文章: 45

留下评论

zh_CN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