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我们走进坟墓

我们一次次目睹对方的脆弱,消耗殆尽对彼此的耐心。你是否曾有过放弃的时刻?有许多次,我们恶语相向,我没能对你温柔一点,以至于说过那些令人心碎的话,我为此感到道歉。
Views: 195
1 0
Read Time:36 Second
Gérard Darmon – And The Winner Is

当我们走进坟墓

亲爱的W:

当你看到这封信,我正在通往公司的六车道大道上。车窗外的天空仍显晦暗,像早起时你侧脸投射下的阴影。临走的时候,我有没有忘记亲吻你额头?黑暗里,你匀静的鼻息像是凭空注入的一剂强心剂,让人稍感安心。现在我看着车窗上一点点凝结的水汽,忍不住想画出一个笑脸送给你,但愿你能多睡一会儿。

这封信,本是你强烈要求我写给你的。你有过疑虑,尚且觉得往日那些信中的主人公都有所指代,是属于你的假想敌。你说你不至于冷落我,为一封早已过时的情书。思前想后,我决定把它陈列在这里,作为一座博物馆内等待验明真身的藏品。在经历一番搜肠刮肚后,我仍找不到足够精巧的开端,好像我所有的构造在你面前都难以成形。在经历一番长久的打磨后,它们只是一堆无用而多余的圆形积木。

不可否认,这封信写得异常艰难。它不时出现在我脑海中,让我产生强烈地冲动想要将它记录下来。在经历了第一、第二人称的转换后,这种视角转变更像是另一层面的对话。在我们没相恋前,我在你眼里是怎样的呢?沉默的、不说话的,聊天时总是习惯性空格。第一次见面时我们一起去了公园?当我们在一起后,你就会发现我那些幼稚的想法,我的懒惰与我曾经的骄傲。迟早有一天,无趣将会是幸运大转盘上仅剩的选项。当你用手拨动箭头的那一刻,你已经耗尽了此生的运气。

亲爱的W,我们相识于这茫茫人海中,尚且无法预知我们未来的走向。为了眼下这份短暂而永恒的欢愉,宁愿背叛另一个自我。要为对方付出为数不多的真心,一味的忍耐,经受猜忌、冷战、妥协、命里的自卑、言辞激烈带来的不堪与方方面面的压力。我们一次次目睹对方的脆弱,消耗殆尽对彼此的耐心。你是否曾有过放弃的时刻?有许多次,我们恶语相向,我没能对你温柔一点,以至于说过那些令人心碎的话,我为此感到道歉。

也许爱就是这样的,亲爱的,就是要这样痛并快乐着。即使在童话世界里,锡兵最后一次见到芭蕾舞姑娘,他们共有的残缺让他们走得更近了些,等到他们都跌入火炉,他化作锡心的那一刻,芭蕾舞姑娘的话让它再一次闪闪发光——“为你跳支舞,再见勇士,你勇敢无比。”想来你跟我都是勇敢的人,是棋逢对手的两个人。

焦虑是不间断的,亲爱的,但我一点也不想告诉你。我在一个人的时候重温了《爱在》三部曲。多年来,我一直怀疑杰西与塞琳娜彼此喋喋不休的生活现实是否真实存在。我对他们所表现出来的感情,仍旧停留在他们唱片店里欲言又止的样子。在他们眼神躲闪间,仿佛我们也曾那样过。但当这一切照进现实,我才发现我们不过是与此相交割的另一剖面,那些零碎的片段都只作为我们曾经热切追求过的写照。

亲爱的W,很抱歉今日我写下这样的题目。也请你不要忧虑,没人知道坟墓的另一侧是什么。当我们走进坟墓时,我们的墓碑记录下我们曾经所说过的誓词。不要什么海枯石烂了,就让它深埋就好。

祝你好,祝你死得其所。

—END—

图片素材源于互联网

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

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我

个人微信公众号

语如鲸落

Happy
Happy
100 %
Sad
Sad
0 %
Excited
Excited
0 %
Sleepy
Sleepy
0 %
Angry
Angry
0 %
Surprise
Surprise
0 %
默认图片
FranzKafka95
极客,文学爱好者。如果你也喜欢我,那你大可不必害羞。
文章: 45

留下评论

zh_CNCN